最爱的那个人是何以琛_荣耀不败

NCIS Tiva本命组,虽然佳人已逝
可是依旧爱着
喻黄肖戴双花全职本命。
女神@呆月 头号痴汉粉!!
黄少天张佳乐脑残粉
樱井翔绝对男神233333专注红担一百年

未有离殇兮甚好(三)

和小伙伴 @僕の彼氏は喻文州 的联文

这篇推得有点久,因为要实习了。

躲着老爸的查房我大半夜两点多发的我也是够拼的了

_(:з)∠)_

(一)

(二)

这里是三

对于张楚,本来是打算放到番外里面来写的,可是还是忍不住偏题了【捂脸】表打我

叶橙有,肖戴有,但是这篇的主角还是张楚,所以不打tag了

被自己喜欢的人用残忍的方式告诉自己宁愿娶一个男的也不愿意娶自己的时候,心中有多难过真的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虽然没有经历过,可是我能理解云秀在听到那句话之后的伤心与难过。

我不太喜欢的小说类型,是两人分开后,或者你狠狠地伤了我之后,因为某件事或者某些事觉得误会我了,所以又回头开始追我,要我原谅你,因为我爱你所以我就同意回到原来,我们重新在一起。可是这不是我真实的想法,也许,在分开之后,我已经不爱你了,你对我已经不重要了。凭什么你可以仗着我爱你,肆无忌惮地伤害我,到最后的结局一定是我被你对我的爱感动而回到了你的身边?我那么优秀,不会没有人不要我的,虽然我不会像爱你那么爱他,但是,他却比你爱我爱得多,起码他不会伤害我。虽然设定的结局是he,可是我真的忍不住要虐一虐张新杰。

我觉得现实生活中可能很少,我那么爱你,虽然你伤害了我,可是我依旧爱你比你爱我得多。

如果是我,我就选择放手,我已经累了,我不想再爱你了。

不过,未有离殇兮甚好讲的是肖戴和叶橙的故事,张楚的《只有你》会在写完未有离殇兮甚好开始写。

我爱你,但是你不能仗着我爱你你来伤害我。

==============================================

第三章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

                                            ——李白《长干行•其一》

 

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

荣耀王朝自建国以来,前面几位先帝剿贼寇,平叛乱,休养生息,恢复生产,人民的生活竟然比前朝好了许多,现在有许多老人在感叹着现在生活与前朝生活的地别天差。

更不用提在这一任陛下的领导下,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北方女贞俯首称臣,西方蛮夷年年上供,许多老人在知道北方女贞西方蛮夷竟然会有一天向自己朝代年年进贡的时候都不顾子女的搀扶,颤巍巍地向着皇城方向跪了下去。在清明节的时候,痛哭流涕地向自己先祖诉说着现在生活的太平。

 

 

苏沐橙和楚云秀并肩走在攘攘熙熙的大街上,心里清楚小戴不可能就只有一个人在街上溜达,所以也就不着急着找她,现在是太平盛世。一个小姑娘能养成那么古灵精怪的性格一看就是家里的掌上明珠,更别说小戴的家人有多么……咳,有钱有权有势的,肯定会暗中请人保护的。尤其是她那个哥哥,苏沐橙想起来那个人就头疼。把小戴当成宝贝地捧在手心里,若小戴要天上的月亮也都会想办法命人将月亮摘下来养在小戴宫殿外面的池子里。

云秀也清楚小戴在她兄长那里多受宠爱,同时也对小戴的兄长宠爱小戴的程度很是无奈。

“十五啊……云秀,你今天晚上跟我们一起出来,你家那位没有约你啊?”沐橙忽然想起来某个人。

“他啊,也许还在捧书夜读吧。诶,沐橙啊,你都不知道那个人是有多神经质。每天卯时就起床开始读书,然后读书写字念诗作画,整个人规律到不行。我真的好佩服他啊,我可做不到这些,有几次我受伯父伯母之邀去他家吃饭,他吃火锅的蘸料还是坚持五分之四勺的麻酱,醋是十分之七勺,你知道最让人受不了的是,他竟然连后来下面吃都要数一数下面要下几根进去!”楚云秀一脸受不了地向苏沐橙抱怨。

“噗嗤!”沐橙没忍住一下子就笑出来了,这个人也真是……

她俩随便找了一家茶楼坐着,因为是十五的晚上,茶楼里面很少人喝茶,都在大街上走着。她俩便挑了茶馆二楼临街的位置,要了一壶普洱要了几碟小点心便开始吃开了。

望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楚云秀吃得挑挑拣拣,似乎不甚满意。

沐橙笑了,按着她的手,阻止了她继续吃点心的动作,说道:“云秀,刚吃过晚饭没多久,你不敢再吃点心了。这些都是不好消化的食物,你胃不好,还是少吃点为好。多喝点普洱,普洱养胃。”

云秀倒也不纠缠,手便缩回去,端起还是温热的茶水慢慢地喝了几口。放下茶杯,看着窗外的人群,开口说道,“可是,沐橙,我好喜欢他。就是这么神经质的人,我却喜欢得不行。”

沐橙叹了一口气,“我知道啊。”

“是啊,我觉得大家都知道了。都知道我喜欢他,可是他永远是那副冷淡的样子,对我爱理不理的。每次去找他,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沐橙看着好友的强颜欢笑,心中觉得微微遗憾。云秀真的很喜欢张新杰,可是张新杰曾经说过一句话:“我宁愿娶韩文清,我也不想娶你。”韩文清是张新杰同窗好友,只是因为两人一文一武韩文清又和叶修共同在北方戍边,所以不怎么见面。

苏沐橙见过韩文清,她见韩文清第一反应就是将她腰上别的她哥哥苏沐秋送她的那个荷包给上交,可是马上就反应过来那是她哥哥送她为数不多的东西后连忙放手,可是韩文清的脸色依旧吓得她躲到了苏沐秋的身后。

就是那么凶悍的一个男子,张新杰竟然放话说宁愿娶韩文清也不愿意娶楚云秀,可见云秀心里到底是有多难过。

沐橙望向窗外,不经意间看到了戴妍琦和肖时钦,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之好完全不像刚认识的。眸子里神采飞扬的小戴,连肖时钦自己都不知道望向小戴的眼神是多么得宠溺,苏沐橙一看肖时钦的表情她就知道肖时钦也动心了,那是,那么古灵精怪的小戴,谁不喜欢呢?可是她看着对面强颜欢笑的楚云秀,想了想自己从小喜欢的那个人,感情不顺利的她们,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个好的归宿呢?

月上中天,时间已晚。

“沐橙,叶家的马车已经到了,你不下去吗?”云秀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平静,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她端起茶杯喝掉最后一口普洱,从袖子里拿出手帕细细地擦了擦自己的手后站起身说道:“走吧,小戴应该安全地到宫里面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沐橙沉默地喝完她杯子里的茶叶,说道:“云秀,我再坐一会儿,我让吴大哥先送你回去,我等会儿再走。”

“……好,那我先走了。”太平盛世,沐橙又随身携带着协差,出不了什么事的,自然是同意先由吴雪峰送她回楚府去。

沐橙笑眯眯地送走了楚云秀,在云秀下楼的时候,随手扔了一个东西给等在下面的吴雪峰,吴雪峰接到东西一看便笑了,这个小姑娘,真是推得一手好助攻啊。

 

 

张新杰坐在院子里,望着已经到头顶的月亮,听着隔壁依旧安静的院子,他沉默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君山银针是从平时楚云秀回家的时辰开始泡的,这茶早已被泡得任何颜色都出不来了,喝在嘴里也没有味道了,也已经是月上中天了,可是她还是没有回来。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一想起这一句,他整个人在院子里面便坐不住了。

虽然知道约楚云秀出门的是苏沐橙和戴妍琦,但是这么晚了,戴妍琦作为一个非常受宠的公主,肯定会在她那个宠妹如命的哥哥早早地叫回宫中,这个时间点她早已睡下。而苏沐橙虽然有武艺傍身,但是叶修因为苏沐秋的原因自是也会早早地将苏沐橙派人接回叶府早点歇息。而楚云秀却因为父母六年前双双染病去世,虽然皇恩浩荡,允许楚府继续享受着开国元勋后代的待遇,并且因为戴妍琦公主的原因皇帝亲自选定舒可欣舒可怡姊妹俩作为楚云秀的贴身婢女来伺候她,更是将自己的亲信李华派去做楚府的管家,可毕竟一个女子,迟早要嫁人的,若是,她不再喜欢自己,嫁给别人了,怎么办?

心,狠狠地揪了起来。

虽然自己在说完那句“我宁愿娶韩文清,也不愿意娶你楚云秀”这句话说出口后看到那人瞬间煞白的脸之后就后悔了,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他便不知道该如何挽回。

心里很是清楚,自己有多爱她。

张府和楚府自建国起两家的园子便是挨着的,中间也不乏你娶我我嫁你的情况发生,更何况两家人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隔壁发生点什么听得一清二楚,她在院子里面的欢笑与泪水,都曾经让自己忘记今天都背了有哪些诗句。

她挥舞鞭子时不小心伤到自己默默咬牙给自己上药时轻轻的一句痛呼,都能让隔着一堵墙的自己担心不已,恨不得翻过那堵墙亲自去看她的伤势如何。

 

实在是坐不住,张新杰便起身在府里走动起来。不知不觉,便走到了大门口。

出了门向左转身,便看见一辆印有“叶”字的马车缓缓地在楚府门口停下。是苏沐橙吗?可是,这都月上中天了,叶修也放心让苏沐橙这么晚回去?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怎么也忘不掉。

一个男子,从马车里面抱着楚云秀下来了。

拳头紧紧地握起,手心中的刺痛却比不上心里的难过。

屏住呼吸,他想,终于,自己亲手推开了那个自己最深爱的人。

张新杰,她爱你有多深,你就伤她有多深。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屋里的。寂静的夜里还能隐隐约约听到隔壁传来舒可欣的话:“赶快给小姐拿醒酒茶来……”

云秀是和谁在一起,才会这样毫无戒备地饮酒?

终于,除了他以外,还有别的人,别的,男人。

烛火的映照下,藏在袖子里的那根楚云秀之前亲手编的朴素的红绳,仿佛血一般得映在张新杰眼中。

以为楚云秀月老红线的另一头只能是他,可是自以为是的他,最终还是错过去了自己的最爱。

楚云秀,我爱你,你回来,可好?

TBC

张新杰可能有点崩,君山银针那里我也不知道对不对,欢迎捉虫。

晚安。

评论(7)

热度(23)